<track id="v290f"><span id="v290f"><td id="v290f"></td></span></track>
          <track id="v290f"></track>

          他的節日里的溢滿了愛的芬芳

          時間:2018-09-29 11:58:24  來源:龍山新聞網  作者:陳生位

                 2018年9月10日,第三十四個教師節。龍山縣紅巖溪鎮中心小學丹桂初綻,校園內外彌漫著怡人的芳香。

            清晨六點五十分,校門還沒有開,一個年近50、樸實敦厚的苗族漢子,急匆匆地走到學校門口??上捎谳p微感冒,聞不到花開的芬芳。

            ——他,就是幾乎每天到校最早的403班班主任兼學校圖書管理員施高壽老師。

            一個軍禮——他用深沉的愛走進孩子心靈

            校門口已經站著一個人。

            施老師有些納悶:今天哪位同事來得比我還早呢?

            他扶了扶厚如瓶底的眼鏡——只見那人一身軍裝,右手拎著一只有些份量的禮品袋——今天是教師節,肯定是來探望老師的。

            那位軍人也轉頭認真地看了看施老師。

            然后,他將手上的禮品袋放在石凳上,并腿挺身,舉起右手,“啪”地給施老師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施老師有些意外:“你……這是……”

            “施老師,節日快樂!”那軍人忙上前雙手握住施老師的右手,“我是您的學生向鑫呀!您不記得我了嗎?”

            向鑫?施老師在頭腦里搜索了一下——哦,原來是他!向鑫是施老師十一年前的一位六年級學生。那時他是一個留守孩子,肩膀上紋著一個龍頭,整天逃課,不是在網吧就是在打架,別班老師都拿他沒辦法,稱他為全校最讓人頭疼的學生。最后轉到施老師班上。施老師沒有將他當“壞”學生看待,多次家訪他年邁留守在家的祖父,并通過電話與向鑫遠在廣東打工的父親聯系,了解到這個孩子叛逆是因為父母離異而感受不到親人的關懷,孤獨、自卑。于是,他抓住向鑫講義氣的特點,像父親一樣在學習上、生活上、心靈上給向鑫特別的關愛,走進孩子的心里去開導他、鼓勵他。一學期下來,向鑫改變了,成為了班上的勞動委員,最后,他以全班第七名的畢業成績,升上了初中。后來聽說他洗了紋身到廣西當兵去了,沒想到今天他會來探望他的小學老師。

            “怎么會不記得呢?只是你變高大了,老師有些不敢相認。”施老師笑著說,“現在復原了吧?”

            “我現在是三級士官,還有兩年才回地方工作。這次是回來探親的。”向鑫將放在石凳上的禮品袋拎回來送到施老師手里,“施老師,我知道您眼神不好。這是兩盒廣西特產‘六堡黑茶’,有養肝明目效果,我專門從廣西帶回來,送給您作教師節禮物——施老師,感謝您當年對我的關懷,沒有您就沒有我的今天!節日快樂!”

            “你來探望老師我很高興!但這禮物你拿回去,老師不能接受學生的禮物!”施老師忙推辭,“你的軍禮就是給我最好的禮物!”

            向鑫將茶葉塞到施老師懷里,轉頭就跑,邊跑邊回頭喊道:“施老師,班上的‘八大金剛’都回來看您了,晚上在‘必升’酒店擺一桌恭候您和師母大駕光臨!晚上五點,不見不散!”

            看著向鑫遠去的身影,施老師的眼眶不禁有些濕潤——從昨天到今晨,或電話或信息,或禮品或宴請,這已經是他收到第十九份祝福了。

            施老師心中嘆息:作為老師,我也沒做什么特別的事呀!選擇教師就選擇了積德造福的工作。打心底去關愛他們,是一個老師必需的職責與境界呀!

            或許,從教二十四年長期堅持用深沉的愛走進學生心里,他們把自己當成了生命的貴人。

            一封家書——他用真誠的愛經營家庭幸福

            上午八點,離搭檔的第一節課還有半個小時,孩子們都到齊了,施老師抓緊時間給他們“加餐”——指導學生課外閱讀——這可是個學會閱讀就會贏得人生的時代!

            這時,傳達室的向大姐來到教室門口,給他送來一封信。

            這是他正在期待的節日問候——剛考上大學的二兒子施大鈺上學后的第一封家書。

            施老師忙打開信,看看上面的字——有些看不清。

            “都什么時代了?還寫信!沒給您買手機嗎?字還這么小,考你老爹眼神是不是?”施老師嘴里嘟囔著,心里卻很欣喜。

            他走出教室,來到光線充足的地方,取下眼鏡,用絨布仔細地擦了又擦,戴上,然后瞇縫著雙眼認真地讀起信來。

            “我最敬愛的父親大人施高壽老師……”

            剛讀完稱呼,施老師嘴里邊笑邊罵起來:“十幾年書白讀了,這是什么稱呼?不倫不類!”

            施老師捋了捋被晨風吹皺的信紙,接著讀下去。

            “首先,您家二少爺祝您老人家節日快樂!

            我像大哥一樣,考上了大學,您心中是否有點欣喜和成就感?

            由于您老人家的成功培養,我自理能力突出,在大學過得一切如愿。家庭和睦造就開朗真誠的性格,讓我初來乍到就交到了很多朋友。以后我會將自己管理得更好,一定按您的要求認真學習,全方位提升能力和素質,勿念。

            在我的記憶里,您從來沒有打罵過大哥和我,從來沒有和媽媽紅過臉。好吃好穿好用的,全讓給我們母子三個;臟活苦活累活,都是您一個人干。夏天,電扇對著我們吹;冬天,冷水不讓我們沾。一家人在您的照顧下,幸福溫暖。您是天下最偉大的父親!

            您老人家也不年輕了,大哥和我不在家,希望您一定要愛惜自己的身體,不要像過去一樣勞累。再過幾年,大哥和我都畢業了,我們一定會像您照顧我們一樣照顧您和媽媽。千萬不要讓身體垮掉,兒子們不想經歷‘子欲養,親不待’的悲劇!

            寫這封信,是因為我想對你說一件電話里不好表達的事。我要告訴您老人家,我沒有如您老人家的愿望報考師范院校,并不是我瞧不起老師,而是我怕我無法像您那樣對學生愛護上心。其實,您那些我認識的的學生,都說您是他們遇到過的最好的老師。這一點,我雖然沒有告訴您,但我心里感到無比的驕傲!我更想告訴他們,您不僅是一位好老師,更是一位好丈夫、好女婿、好父親!

            您一生善良,愿蒼天保佑您像您的名字一樣:高壽!”

            “幺兒真的長大了!”施老師看完信,摘下眼睛,迎風向遠方眺望,不讓眼淚流下來,“能體驗到他老子的心思,就會把這種家風傳承下去!兒子們也會一生平安幸福的。”

            他將信小心翼翼地整理好,塞進貼心一側的內衣口袋里。

            一件毛衣——他用厚重的愛呵護親眷安康

            吃過午飯,施老師從學區辦公室領取全縣“師德標兵”和“三等功”榮譽證書回來,在教室里指導學生制作新學期的第一期黑板報——教師節???。

            這時,教室門口出現一個熟悉的孩子身影——是在學校讀六年級的內侄子葉明杰——他腋下夾著一件棕色的毛衣。

            施老師的岳父母只有一對兒女,大女兒葉春花就是施老師的愛人。妻弟葉俊育有兩子一女,本來生活很幸福,但2014年因一場車禍英年辭世。八十多歲的岳父母,因悲痛過度,一夜之間就雙雙變得視力嚴重退化,腿腳失力,生活都無法自理。妻弟媳本來身體就差,喪夫的悲痛讓她變得精神有些恍惚,無法再照料老人和子女。

            施老師夫婦義不容辭地承擔起了妻弟照老人孩子的責任。他們將妻弟遺留下的六口人接到家里,悉心照料,開導勸解,營養補濟,半年下來,大人和孩子們從心理上到身體上都有了一定康復。

            岳父母生活能基本自理后,提出因施老師家房子面積小,他們要回去住。確認老人的能力后,施老師將他們送回家,每月給他們送去吃穿住用的生活必需品,每個周末帶上三個孩子去給老人們洗衣物、大掃除。妻弟媳精神好轉后,他們同意她提出的外出打工、散心解郁要求,送她去廣東打工,希望她能離開傷心地一段時間,身心得到徹底的康復。三個子女留在了施老師的身邊,施老師對他們視如親出,關心愛護,悉心培養?,F在都在讀書,老大葉明星八年級,老二葉明杰六年級,老三葉子揚學前班。三個孩子也對施老師夫妻非常依戀,絲毫看不出幼年喪父的心理陰影。

            施老師走出教室,摸了摸老二葉明杰的頭問:“二佬,找姑爺有事嗎?”

            “給,這是奶奶花了半年時間給你織的毛衣。”葉明杰將夾在腋下的毛衣送到施老師手上,“她說這是給您的教師節禮物。”

            “她老人家手腳不方便,還……”施老師用手提索著紡織細密的毛衣,聲音有些哽咽。

            但他馬上意識到有小孩子在身邊,清了清嗓子說:“對奶奶說這禮物太好了,姑爺很高興,也很感謝她。你回教室學習吧!”

            孩子開心的地應答了一聲,蹦跳著離開了。

            施老師回到辦公室,脫下外套,將毛衣穿上身試了試大小。

            毛衣顯得略有些小。

            “年級大了,運動少,又長胖了點。”施老師自言自語,“幺兒說得對,要保重身體。上有老,下有小,身上的責任還重大著嘞!”

            下午五點,放學很久了,校園里很安靜。

            可施老師還沒有從學校出來。

            校門外的準備請施老師參加教師節晚宴的八個以前的學生臉上有些焦急。

            “電話已關機!家里也不在!”向鑫一揮手說,“一定和以前一樣還在學校!走,我們進去找找!”

            辦公室、教室、圖書室……

            他們找到施老師的時候,施老師正在一邊哼著歌,一邊用鋼絲球擦刮學校的衛生死角——一樓男廁所小便池瓷磚上的污漬。

            看到幾個年輕人,施老師阻塞了一天的鼻子突然感覺暢通了。他聞到了一陣陣芳香,但似乎不是桂花香,而是從心里溢出令人心曠神怡的愛的芬芳。

            施老師笑了笑說:“這是我們班的清潔區。孩子們弄不干凈,我再加加工。教師節嘛,學校也得有新氣象。”

            “早上不是說好一起吃夜飯的嘛!”向鑫說,“這事明天我們幫師弟們干!我們現在吃飯去!”

            “我可沒答應要吃你們的飯喲!”施老師扶了扶眼鏡說,“看到你們有出息,施老師比你們請吃飯還開心!”

            “那不行!您若不去,我們將一桌子菜拉到您家里來吃!”

            無法拒絕呀!去還是不去呢?

            施老師猶豫著。

          大妈每天都要,另类图片亚洲变态熟女,国产女同手指高速水声清晰

                <track id="v290f"><span id="v290f"><td id="v290f"></td></span></track>
                <track id="v290f"></trac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